电话

这些乡镇污水处理厂为何一直“睡大觉”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时间:2021-05-12 点击次数:1402


 

这些乡镇污水处理厂为何一直“睡大觉”

  设施运行管护“用不起、吃不饱、管不好”,需创新机制杜绝“九龙治‘污’”

  河南省“全国文明村”河口村人工湿地污水流入的燕沟河(4月2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近期,河南等地一些乡镇污水处理站长期停运、污水处理受阻于“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被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后,引发社会各界热议。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中西部多地调查发现,污水处理设施长期“睡大觉”“晒太阳”“打折扣”等问题,在中小城镇不同程度存在,在一些农村地区尤为突出,导致设施建成后运行情况不容乐观,污水难以全收集处理。一些污水甚至直接进入河流,对当地生态环境带来影响。

  污水处理设施长期使用不足,跟当地有关部门不作为有直接关系,但客观而言,部分地方政府作为污水处理设施投资建设运营主体,在专业技能、管理水平、经费保障等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也需要应对解决。

  部分乡镇污水处理设施“睡大觉”“晒太阳”“打折扣”

  今年4月,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河南省三门峡市所属义马市东区街道办事处的“全国文明村”河口村和“美丽乡村示范村”霍村督察时,发现两个村的污水处理站长期“睡大觉”“晒太阳”,塔式生态滤池内的活性污泥早已失效,排污管道内积存着大量生活污水,遇到下雨天,污水会直接入河。

  中央环保督察组发现,两处污水处理站不同程度存在设施年久失修、日常维护不到位等问题,厌氧水解池、塔式生态滤池、生态植物塘间的连通管道被杂物堵塞,无法正常发挥水质净化作用。当地干部回答,因为受经济条件制约,没有维护费用。

  “从去年12月至今,每个月都要投5吨至10吨的碳源进池,来保持污泥发酵的微生物活性。”贵州紫云县滇池水务有限公司现场负责人说。

  这处污水处理厂位于紫云县城老城区,已投运11年,去年厂里做了提标改造后,可日处理污水4000吨,今年县里才开始做管网延伸改造。这名负责人介绍,管网没建好,影响污水处理厂运行,厂里连维持自负盈亏都有些困难。

  记者在湖南部分乡村调查发现,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存在管理主体不明确、运行维护资金不足、管护人员难到位等情况,近年来各级财政加大投入后有明显改善,但仍不同程度存在一些问题。

  湖南省有关部门曾做过调研,从过去几年的情况看,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及运营费用主要靠地方财政自筹,湖南市县财力普遍较弱,再加上严控政府债务和清理PPP项目等政策的影响,县市资金筹措更加艰难。

  部分污水处理设置经营者反映,乡镇污水处理收费制度不健全,部分乡镇开征污水处理费进度偏慢。加上乡镇污水处理项目规模小、分布散、管理难度大、效益低,单个乡镇污水处理项目难以吸引社会资本,难以开展市场化运作,运行压力很大。

在“河长制管理公示牌”附近的燕沟河中漂浮着大量垃圾。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管护有“三难”

  多地基层干部和污水处理厂负责人反映,中小城镇尤其是农村地区污水处理设施近年来加快建设,硬件设施水平普遍明显提升,但是在后期运行、日常管理、质量维护上存在困难。

  一是污水处理设施“用不起”。

  乡镇污水处理设施规模小、分布广,相较于城市污水处理厂运行成本较高。

  湖南省多家乡镇污水处理厂负责人告诉记者,地市级污水处理厂日处理规模在10万吨以上,但乡镇污水厂日处理规模仅千吨,因此单位处理成本反而更高,有的甚至在2倍以上,而乡镇财政基本上是“吃饭财政”,承担污水处理设施运行费用举步维艰。

  还有的地方政府延期支付污水处理费。紫云县滇池水务有限公司现场负责人说,2020年的污水处理费还有40万元未结清,今年一季度又新欠账30多万元,目前能够维持污水处理厂的基本运营。

  二是污水处理设施“吃不饱”。

  记者采访发现,一些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太过超前,存在“贪大求高”的问题,实际运行负荷率远低于设计水平,有的实际处理量仅为设计处理能力的一半。

  加上一些地方管网配套不完善、雨污分流不到位、管网维护长效机制不健全等原因,导致污水收集率不高,进水浓度偏低,污水处理设施设计功能进一步打折扣。

  三是污水管网和处理设施“管不好”。

  记者调查发现,“管不好”主要体现在费用缺乏、人员缺乏、机制不顺三个方面。

  “目前管网的维护机制没有完全建立,都是发现问题才去修。”有基层人士反映,地方在管网新建过程中耗资巨大,而在后期维护保养上却还没有形成固定的机制。原本应该定期对管网进行维护巡查,及时清淤避免堵塞,现在的管护工作仍是临时性的,缺乏专业的人来做这个工作。

河口村的塔式生态滤池和人工湿地(生态植物塘)。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摄

  污水处理设施日常管理和运行维护专业性较强,记者在湖南发现,一些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好后移交乡镇管理,乡镇缺乏相关专业人才和管理团队,同时由于位置偏远、工资待遇低等原因,难以招到专业技术人员,设备出问题只能靠厂家维修,导致维修费用高、周期长。

  此外,在管理上还存在“多头管理、九龙治水”的问题。“我们汇报工作有时不太通畅;争取资金也不对口;水利部门只实施项目水利工程,而污水处理是市政工程,项目的招标审批验收都在住建部门。”贵州某县级市水务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

  他补充说,城镇污水处理,省里是住建部门负责管,地州是水务部门负责管,基层主要由水务部门负责;农村污水处理,省里是农业农村、生态环境等多部门在管,地州里主要是生态环境局和农业农村局负责,基层主要还是水务部门在负责。污水处理的职能职责存在上下不统一现象,基层一个部门要应对多个部门。

种上了没有净化功效的鲜花的霍村人工湿地(生态植物塘)和塔式生态滤池。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杜绝污水处理工作“九龙治‘污’”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在管理、维护、投入机制上寻求解决之道,对部分地区的乡镇污水处理工作来说,无疑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部分基层干部建议,希望改变国家专项经费“管建不管运行”的情况,并给予一定的运营经费补助,以缓解地方财政压力。

  也有基层干部建议,要创新机制,整合乡镇污水处理项目,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开展市场化运作,必须充分发挥当前污水处理设施的功能,防止出现“空转”。

  湖南省社科联学会工作处副研究员彭培根,就乡镇污水处理做过专题调研。他建议按照“全收集、全截污、全处理”的目标,加快排水管网雨污分流改造和污水处理厂提质改造,着力解决污水直排、老旧管网倒灌、收集处理能力不足等问题。建立与污水处理厂进水浓度、进水水量、污染物削减指标等相关的绩效考核付费制度,提升城镇生活污水处理效率。

  进一步理顺管理体制机制,杜绝污水处理工作“九龙治水”。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涉及多部门,审批手续繁杂、审批周期较长等情况亟须改善,特别是污水处理厂排放口设置、PPP项目入库审查等手续办理困难,影响了项目进度。

  由于住建、水利、生态环境、农业农村等部门,都有支持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的专项资金,建议加强统筹协调沟通机制,使得有限资金发挥其最大效益。

  彭培根还建议加快建立信息化平台,加大对乡村污水处理问题的监督。要加大技术投入,与国家水污染防治信息化平台对接,提高水环境治理的信息化水平和透明度。通过互联网、大数据等手段,加大环境信息公开力度,切实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新华社记者刘诗平摄 本报记者李黔渝、周楠)


 

上一篇: 我国农业导向将由增产转向提质 质量兴农是未来农业发展重点

下一篇: “田保姆”让村民当起“甩手掌柜”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服务热线